說文字典
說文字典工作室
3.2.54 Varies with device
  現代人學習中文都採用西方語言的學習方式,偏重片語、例句的大量學習,而忽略了中文本身的特性,若沒有採用適合的方法,就會邊學邊忘、事倍功半。中西文字最大的差異就在於組字方式的不同,拼音文字是以二十幾個字母去〔組字〕,字母與字彙之間並無直接關聯性,而中文是以有意義的單字去〔組詞〕,單字與詞彙之間都具有明顯的關聯性。其實中文本身是一種模組化的文字,僅以有限的單字就能組合出無限量的詞彙,最好的學習方法就是先把單字的意義瞭解透徹,進而去聯想詞句的意義,如此閱讀古今的文章就會容易許多。中文的難學之處,並不在於字數繁多艱澀難懂,而是在於檢索不易,無法觸類旁通,如果能提升檢索效率,每次都能查到〔造字原理、互相關聯〕的一系列單字,就能全面理解文字的用法,還能精確掌握文字之間的異同之處。這在〔小篆〕的時代是很容易的事,因為秦代的小篆已經統一了七國的文字,每個字的偏旁都維持統一的形態,結構可以一目瞭然,但在〔隸變〕之後,很多偏旁都改變了形體,或減省了筆畫,導致辨識不易,於是出現了許多錯誤的解釋方式,前後矛盾、無法貫通,直到東漢〔許慎〕創作了〔說文解字〕,才開啟了文字學的解析方式,為後世提供了一種有系統的研究及學習中文的方法。


  綜觀中文的演進歷程,是先歷經了〔夏、商、周、春秋、戰國〕無數個朝代的緩慢演進,直到秦代以〔小篆〕統一文字之後,後續的〔隸書、楷書〕才驟然的快速進行變革,而這種字體上的劇烈變化卻僅僅發生在秦、漢短短兩個朝代。試想在秦代之前原本就存在許多各國不同的文字,若沒有統一文字,後世就無所依據而得以迅速變革,中文的演進歷程必定還會更長,中原地區可能會像歐洲那樣發展出許多文字,分裂出許多國家,所以文字的統一正是中文演進的關鍵轉折點。也有人說文字的演變都是由民間自然演化的結果,這種觀點在秦代之前還可成立,但在秦代以〔小篆〕統一文字之後,就只有朝廷才有權力去頒布新的字體,當時的〔隸書〕必定是這樣形成,而且是延續小篆的架構,成為後續〔楷書〕的主要框架。不論從各種角度來分析,〔現代中文〕的字體演進都是有所依據的,而且大部分都是沿襲〔小篆〕的架構。凡是自詡為〔文字學家〕的人,只要是遇到文字上的疑問就必定會追根究底,在各種文字學的典籍之中去尋找依據,如果只是習慣以〔直覺〕或〔自編的邏輯〕去整理文字,那就一定會前後矛盾、錯漏百出,可見只有確實〔勤於查字〕的人,才能算是一個真正的文字學家。如果有這麼一套查字工具,可以一次查詢〔造字相關〕的所有單字,而且操作起來既快速又正確,那麼每個人都可以立刻成為文字學的專家。

  然而歷史上卻從未出現過這種完整而高效率的中文字典,即使是〔電子字典〕也從未超越過〔紙本字典〕的架構。有些字典雖然也有〔結構相關〕的單字列表,但卻並不是完全依據文字學的〔造字相關〕原則,若沒有同時列出那些〔偏旁〕被〔變形、減省〕的單字,就達不到〔融會貫通〕的目的,須知道最難理解的就是這些字,而且大部分還是常用字,只有透過〔整批學習〕才有可能〔觸類旁通〕。所以若想全面的瞭解文字結構及衍生的單字,就只有完全靠個人的刻苦與努力才有可能辦得到,而且想要經常的複習也不是那麼的容易,以至於日久就會生疏,如果不是每天都浸淫在各種典籍之中的讀書人,大概是很難長久的維持完整、正確的中文觀念。

  傳統字典的檢索方式就只有〔部首、注音(拼音)、筆畫數〕幾種方式,〔部首〕可算是唯一最接近〔造字相關〕的查詢方式了,但每個字卻只能固定由一個偏旁去查詢,這是因為〔紙本字典〕有其先天的〔平面〕限制,無法設計出〔多重檢索〕的功能,只能設計為〔單一歸類〕的方式,這在〔紙本字典〕時代已經是最好的方法了。然而中文卻是高度〔模組化〕的〔多重偏旁〕結構,僅使用〔單一歸類〕的方式來檢索單字,就等於是削足適履,無法展現出〔模組化〕文字的優點。至於其他種類的〔輸入法〕、〔檢索法〕,則由於編碼的方式跟〔文字學〕毫不相干,就更難達到〔關聯式〕學習的效果了。

  由此可知,輸入不易、查詢緩慢,無疑就是學習中文的最大障礙。即使到了行動裝置已經很普及的現代,APP的檢索方式也只是按照〔紙本字典〕的架構去設計,並沒有重新去設計出更有效率的檢索方式,辜負了高效率的CPU與大量的運算空間,名符其實的〔暴殄天物〕。這也就是說,在人人都有智慧手機的這個年代裡,人們卻仍然還像〔紙本字典〕的時代那樣,只能〔一次一字〕慢速的查字典,辛苦的學習中文!

  其實中文的每個單字都具有〔模組化〕的特性,並不像拼音文字的〔字根〕只能對應到〔音節〕而無明顯的字義,理論上一定可以設計出更嚴謹、更直觀的〔關聯式〕檢索功能,只是由於技術的難度太高,坊間一直沒有類似的作品問世。為了達成此理想,本字典採用〔說文解字〕的解析方式,重新去設計字形結構,可以動態的查詢〔造字相關〕的單字,由於這樣擴大了單字解釋的層面,所以更容易去理解詞彙、成語的原始意義。而且檢索的方式相當便捷,若想要時常的複習,就會變得非常的容易。

一.〔偏旁樹〕識字法
  採用〔樹狀架構〕詳細解析單字的組成結構,同時列出〔小篆〕與〔楷書〕互相比對,還可打開每一層來觀察偏旁的位置及解析筆畫的變化,並且關連到〔詞彙列表〕,一個〔點選〕動作即可查看相關的資訊,省去繁瑣的查詢過程,提升學習的效率。

  由於中文是一種完全〔模組化〕的文字,每個單字都可以跟其他單字〔結合〕而成為另一個單字,所以最適合使用〔樹狀體〕來呈現其結構。

二.動態〔偏旁提示〕
  不必精確的輸入完整的單字,只需輸入一兩個〔偏旁〕即可查到單字,並在查到的每個字上面顯示出〔偏旁提示〕。這有別於〔部首〕那樣只是顯示出〔固定〕的某個偏旁,而是根據輸入的偏旁內容,〔動態〕的突顯出它的位置,可提高肉眼的判斷力,加快查找的速度。

  由於中文是一種〔模組化〕的文字,組成單字的每個〔偏旁〕並不像拼音文字的〔字母〕那樣循序排列、容易辨別,而是以〔多重階層〕的方式,壓縮成一個方塊字,而且有些形體已經改變、或減省,導致不易辨別,但只需以高亮度的顏色標示出偏旁的位置,就能明確的呈現出原始的架構。

  拼音文字的單字越複雜,長度就會越長,所以每個〔字母〕都仍清晰可見;中文單字不管〔階層〕有多複雜,都必須壓縮在一個固定大小的方塊中,所以〔偏旁〕必定會有變形、減省。

三.動態〔偏旁檢索〕
  不必去記憶所有偏旁的輸入方法,可直接輸入任意〔單字〕作為偏旁,或輸入〔偏旁123〕,代表想取用單字的第幾個偏旁來輸入,例如〔走2〕代表〔止〕,〔這1〕代表〔辶〕,若再搭配〔單字分解〕功能,就可以明確的分解出想要輸入的偏旁。這並不是在發明什麼〔輸入法〕或是〔編碼排序法〕,而是利用中文既有的結構來檢索單字,這才是最直覺、最準確的方式。

  由於中文是一種完全〔模組化〕的文字,並不適合採用類似〔拼音文字〕的那種〔字母循序排列〕的輸入方式來檢索單字,那樣會有很多不相關的單字穿插在其間,而是必須採用每個階層的〔整體偏旁〕作為搜尋對象,並且以〔動態比對〕的方式來尋找單字,只有這樣才能將相關的單字集合在一起。

  任何人只要仔細去分析就會發現,〔現代中文〕的每個單字其實都保留了原始造字的〔偏旁結構〕,只是由於形體的改變而無法以直覺判斷出來而已,但只要透過正確的解析方式(可利用〔單字分解〕),按照〔偏旁結構〕去檢索單字,列出來的結果就會是〔造字相關〕的整批單字。這正是中文的最大特性,只有〔完全模組化〕的文字才能夠使用這種精確的方式來進行檢索,若能進一步同時學習這些單字,就能達到融會貫通的效果。

四.快速〔詞彙檢索〕
  不必精確的輸入完整詞彙,只需輸入詞彙的某幾個單字,其他不確定的部分就輸入問號(或空格)即可。會將查到的每條不同詞彙進行排序,依據輸入的〔已知字詞〕在詞彙中的位置作順序,並標示紅色,以提高肉眼查找的速度。

  中文的特性就是每個單字都是固定大小的方塊,而且不會隨著使用詞句的不同而改變形態,不像〔拼音文字〕的長度不固定且多變化,所以中文單字在詞句中的位置就可以被精確的定位出來,而且排序之後還非常的整齊。利用這種〔方塊字〕的特性來設計〔詞彙檢索〕,就能讓使用者輕鬆快速的找到詞彙。

五.快速〔釋義翻查〕
  用單指點選〔釋義畫面〕中的字詞,即可查到解釋,並完整的紀錄查詢過程。可打開〔歷史紀錄〕點選過去的每一筆紀錄,可快速的恢復到每一個操作過的動作,包括〔偏旁樹、單字列表、詞彙列表〕皆可恢復到原來的狀態。這比書籤更好用,有助於重複的來回查看各種解釋。

六.字體縮放自如
  若有看不清楚的地方,就直接用〔兩指手勢〕隨時放大畫面。

七.詞彙發音
  可輕鬆的聽取詞彙發音,不必花費眼力去看注音符號。

八.筆畫解析
  在〔偏旁樹〕中點選〔楷書〕字體的偏旁,即可顯示出偏旁的〔筆順動畫〕,還可打開每一層來觀察每個偏旁的位置及筆順的變化,也可將每個〔偏旁〕切換成〔單字〕來查看其獨立的筆順。

九.筆畫練習
  提供符合〔偏旁架構〕的筆順教學,可在畫面上直接臨摹。可搭配〔筆畫解析〕,打開〔偏旁樹〕的每一層去觀察筆順,可看出每個字的整體筆順都跟〔偏旁架構〕有關。若想寫出一手好字,必須先寫對了偏旁,然後才能去發揮個人的創意。

十.簡繁通查
  可同時混和輸入〔簡繁〕字詞,〔偏旁檢索、詞彙檢索〕皆適用。可隨時按下〔簡〕的按鈕,每個視窗都會切換字體,不會中斷任何操作狀態。


〔入門版〕已提供〔偏旁檢索、詞典內容〕,相當於一般〔國語字典、詞典〕。可點閱下方的〔廣告〕獲得〔進階版〕的功能,每次點閱可累積充值一小時。

〔進階版〕單字超過2萬6千字,提供〔筆畫解析、筆畫練習、偏旁提示、單字分解、釋義翻查、簡繁轉換〕可在應用內購買。

Content rating: Everyone

Requires OS: 2.3 and up

...more ...less